口述:她用禁欲懲罰我的出軌口述:她用禁欲懲罰我的出軌 俊傑,男,30歲  妻子很賢惠,我卻想離婚  我要離婚。這是目前我對梅子的惟一想法。  她對我非常好,她很賢惠,這我都承認。但是,我還是要離婚。理由我不想說,難以啟齒。  我做了十來年銷售,天南地北到處飛,常常是一個月裡有十幾二十來天不在家,她一個女人,又上班又帶孩子又做家務,也實在不容易。  梅子是櫃台銷售員,每天要站足八個鐘頭,腿都是腫的,回家了還要洗衣帶做飯。然後和我媽一起照顧兒子。兒子快三歲了,特別調皮,晚上跟著媽媽睡覺也不老實,滿床亂滾,一般老婆每隔兩個小時就要起來一次,給他端尿,或是把他從床邊上撿回來。所以我跟我媽說了我想離婚的想法,我媽把我好一頓臭罵,罵我沒良心。  想當年,我說要和老婆結婚的時候,我媽也是說,她要跟我拼老命,她絕不讓那個女人進家門。  我媽當時嫌棄梅子沒有學歷,不漂亮,不是武漢戶口帛琉,我們的進展太神速。那時我21歲,在知名化妝品公司做銷售經理,梅子是我手底下帶著的一個銷售小姐,在那群漂亮的小姐中間,她不算最漂亮的,但性格非常單純,第一天帶她們喝酒,別的女孩子矜持,就她傻乎乎的,別人一勸就端杯,喝得爛醉。那天晚上是我送她回去的,那天我也喝多了,而和她同租房的室友不在——我們就上了床。  那一次上床,其實都是我們的第一次。梅子酒醒了以後先哭,說我太壞,後來又笑,說她一見到我就非常喜歡我,說我長得像高大版的蘇有朋,她們那一群銷售小姐都對我非常有好感。我想事情都這樣了,那就先談著吧。一直以來,我是打算賺足了五十萬,自己開了公司再談戀愛的。雖然喜歡我的女孩子很多,但我從來沒有認真過。沒想到真談戀愛了,卻是個  火箭速度。一次醉酒,就有了一個甩都甩不掉的女朋友。  從那以後,不管再怎麼應酬,我都只會喝到八分,保留最後一絲清醒,而她也學乖了,不喝酒改喝飲料。 烤肉食材 她實在是個單純的女孩,對人好就是一心一意,是那種很賢惠的女人,很自然地就從少女心態轉成女人心態,和她在一起,我真是覺得,被愛的感覺真好。  兩個月後她跟我提要結婚,我大驚。她說她好像懷孕了。無可奈何,我去跟我媽說要結婚,我媽大怒,對梅子的印像特別差,死活不肯同意我們結婚。  沒想到,她真的是懷孕了,但是是宮外孕,大出血,休克,送到醫院手術還切除了一側輸卵管,差點丟了一條命。我嚇壞了,等她的身體一康復,就在太子擺了幾桌酒,請雙方的親戚到場,算是先行辦了儀式,等她年齡到了,我們才又去拿了結婚證。  婚後幾年,梅子一直在當售貨員,我長年在外,工作也頻繁更換,她一直對我非常信任。我曾在四川的一個企業呆了一年多,只在節假日回來,她一個人留在武漢,把家裡收拾得干干淨淨,那麼忙還給我爸媽做飯,她以她的賢惠和善良贏得了我媽以及全家人的一致稱贊。  三年前,她好不容易又懷上了,生下節能燈具了兒子,這下,她更忙碌了。有時我都看不過眼,覺得她太辛苦,我能怎麼辦?我只有多在外賺錢算是補償。  不近人情的禁欲  從她懷孕起,我們就決定實行優生優育,完全禁止了夫妻生活。本來我人在外地,回武漢的時間不是很多,這事倒也不算什麼。後來兒子出生了,我好不容易回武漢一趟,生活的重心全是兒子,也無暇他顧。但最近兩年,我覺得事情有點不對頭,梅子對我的態度全變了。  因為要帶孩子,我爸媽也住在我家,梅子當著老人的面,見我回來,還跟我說上兩句話,但是只要一進屋,關上門,她就全心全意地伺候兒子,我跟她說話,她要麼不理,要麼含含糊糊地答應兩句。她要我幫忙做事,從來不看著我的眼睛,只當我是隱形人。  她完全厭惡我的肢體接觸,睡覺把兒子放在中間,我想過去挨挨她,她會壓低聲音,惡狠狠地罵我“你個**養的,你發花痴了吧?”那種聲音不是撒嬌或是欲迎還拒,而是一種真正的冰冷,刻骨的仇恨,連把兒子保濕面膜遞給我時她都是很快地遞,很快地縮手,好像我是毒蛇猛獸,生怕沾了我一樣。  起先我以為她開玩笑,還過去扳扳她的肩頭,拍拍她,她一把把我推出丈把遠,後來把我搞火了,我非要伸手抱她,她居然狠狠地咬著我不放,疼得我甩了她一巴掌她才松嘴。  我不知道她是怎麼了。所有的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正常,但就是不能到晚上。一進那屋她就垮臉,對我臭屁不理,想跟她親熱一下,要麼是巴掌要麼是怒罵,真動手了,她又哭得像鬼,把夫妻間好好的親熱弄得像強奸現場。如果說一個月兩個月我還好想點,三個月,半年,一年,兩年,她都是這樣。我也是人,也有人正常的七情六欲,在她這裡,別說夫妻親熱,就是正常的情感交流也沒有了。  問她原因,她垮著臉不理。問急了就是一句話,你做的事情你自己清楚。  我說我做了什麼了?我對你一直忠誠,外面那麼多的誘惑我從來沒動過心,一門心思就想賺錢,你倒好,現在給我來個後院起火,你到底要怎賣房子麼樣?這種日子我過不下去,我要離婚。  她一下子哭起來了,說,你休想!  離又不肯離,過又不肯好好過,你說,我該怎麼辦?  妻子梅子:他完全不可原諒  我不會原諒他的。他對我哪來的忠誠?懷孕前三個月,那時他一個月裡回武漢兩次,可有次我在街上碰見他的哥們兒大李,大李很詫異地告訴我他剛在家樂福碰見了俊傑,我以為大李是開玩笑,打電話給他,俊傑卻說他還在廣州公司,第二天才回武漢。兩分鐘後大李用自己的手機打給他,他又告訴大李他在武漢,說中午請他吃飯。當著朋友的面,我真是無地自容。  他為什麼要騙我?他明明人在武漢,為什麼要撒謊?  後來我又留心觀察,他每次回武漢都往後推了一天,那這一天裡他去哪了?  他以前隨便在哪個城市上班,我都不聞不問,發生了這件事後,我搞了次突襲,去廣州找他,在他的租住地,我看見了一雙女用的拖鞋和睡衣,他解釋說是同事來玩的時候落下的,這理由你覺得能相信嗎酒店兼職?  他帶我出去吃飯,一路上接無數個電話,一聽就是個女人撒嬌的聲音,他不但不煩,還在電話裡跟那女孩子調笑,說我老婆來了,有膽子你就來見我們。結果我們吃飯的時候,真跑來了一個女的,當著我的面就像章魚抱著俊傑不放,搞得我們差點打起來。說他們之間沒問題,鬼才相信。  我真對他灰心了,本來想著,回武漢冷靜兩天再決定是不是要跟他分手,沒想到,廣州一行,我居然懷孕了!這真是奇跡,我一直以為我不可能再做媽媽了。是孩子讓我放棄了離婚的想法。我甚至天真地以為,看在我懷孕的分上,他會自覺點。  沒想到,他還是老樣子,總是推後一天回來,有接不清的曖昧電話,還有,每個月他交來的工資也越來越少,生孩子的時候急需用錢,我去取存折裡的錢,沒想到,他居然換了密碼!我帶了所有的證件才讓銀行幫我查了賬上的錢,十萬塊的積蓄已經沒了!  錢到哪裡去了?他不是在外面有了別人,他能這樣花錢?  我一直沒有問他ARMANI錢的事,我希望他能自己主動跟我清楚地解釋這些事情,但他卻若無其事,從來不提。我真的很恨他,恨他撒謊,恨他四處留情,恨他在別的女人身上花錢。我一看見他就想起廣州那個女孩章魚一樣地趴在他身上,一想到這裡我就想吐,就煩。  你說有了這種心態,還會想著跟他親熱嗎?  當然,我是不會  離婚的,離了兒子怎麼辦?再說了,我對他這麼好他還這樣,他不讓我好過,我也不會讓他好過!大家就都這麼熬著吧!  俊傑驚嘆:尷尬的難言之隱  (記者把梅子的話原封不動地轉達給了俊傑,俊傑很吃驚,他一直喃喃地說,“這些話,她怎麼不告訴我啊?”)  我沒想到她這樣恨我。  其實廣州的那個女孩,我跟她真的沒什麼。我一直做化妝品銷售,接觸的推銷員都是女孩,我這人性格活潑,喜歡玩,的確是有很多女孩追我。這個廣州女孩算是追求得比較凶的,有兩次她借口喝醉,非要在我那裡過夜。拖鞋和睡衣就是她留下來的。但我真的跟她沒太平洋房屋有什麼,曖昧是搞了一點,比如看了幾場電影,吃過幾次夜宵,但真要跟她有什麼,我沒那個膽子。這女人做事情太絕對,性格偏激,如果我真和她上了床,她會放過我嗎?後來,我換了工作,又不歇氣地換了幾個手機號,才跟她斷了聯系。  但是,這難道不能理解嗎?孤身一人在外,寂寞總是難免。只要守住底線,交幾個朋友熱鬧一下難道不行?  (記者提醒俊傑,關鍵在於錢,還有他推後一天回家的事情,希望他能給個說法,俊傑想了半天才決定告訴我實情)  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說實話了。三年前跟個朋友去一家地下賭場玩,我輸了近二十萬塊,我動了存折。又怕她擔心所以一直沒說。現在我每次回來,也都會去那裡再試試手氣。一玩就是個通宵。我知道這不好,我已經在開始節制了。我對不起她。希望能得到她的諒解。   專家意見:對症下藥  懷疑了幾年的外遇,居然是丈夫賭博。但無論是第三者還是賭博,相信任何女人都不願意丈夫沾染上其中土地買賣的任何一件。但是,有問題不能直接溝通,而是采取性懲罰,這於事有補嗎?  解決事情要對症下藥。但如果連症結都不知道,如何抓藥?  發現苗頭,就要尋根究底。從懷疑他的那一天開始,就應該想辦法找出事實的真相。這樣連猜帶蒙,又單方面地斷絕了交流溝通的渠道,只能讓事情惡化。現在當務之急,是放下成見,以真誠之心,以家庭溫暖,以愛,以可愛的孩子幫助丈夫擺脫賭癮。  對於一直處於被愛狀態中的丈夫來說,太易於得到的愛情以及婚後妻子過於賢惠,讓他一直不是很珍惜。在外奔波這許多年,有妻有子,他也沒有停止流浪的打算,沒有實現他“賺足五十萬,就自己做公司”的理想。這樣的男人需要重新培養他的責任感,需要對人生對職場重做規劃。畢竟要補償家人,並不單單只是金錢就能夠打發的。 

kfoapxkxqr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