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一段又一段的飛行。終於在聖保羅當地時間6月9日19點45分(北京時間昨天早晨6點45分)左右,我乘坐的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ET506航班順利降落在聖保羅國際機場。此時,距離我從首都國際機場T3航站樓起飛已經過去了30多個小時,其中包括23個小時的空中飛行。毋庸置疑,這是我30多年的人生中經歷的時間最長的連續飛行。
  □金陵晚報特派記者田園圃 聖保羅報道
  直飛改為經停多哥
  我的第一段飛行是從北京到亞的斯亞貝巴,飛行時間為11個小時,在埃塞俄比亞首都機場,候機了4個多小時,第二段旅程開始。不過在排隊登機時發生了一個意外,原先機場安排的飛往聖保羅的第六登機口旁的屏幕信息顯示雖然還是聖保羅,但排著長隊的旅客中大多數人的目的地卻是倫敦,直到機場工作人員出面重新通知,大家才知道登機口做了更改。
  更多的意外還在後面。據負責本次採訪團出行的旅行社介紹,我們將從亞的斯亞貝巴直飛聖保羅,時間在13個半小時左右,但飛機起飛後雖然也是由東向西飛行,但在經過了5個小時的飛行,幾乎橫穿了非洲大陸後,降落的跑道卻屬於多哥首都洛美的機場。
  就這樣,說好的直飛變成了經停,有同行開玩笑說,托旅行社的福,自己的“職業生涯”中又多了一個非洲國家,這使得他到過的非洲國家的數量甚至超過了亞洲。
  兩名同行行李丟失
  一個多小時的等待後,第三段飛行開始,機長通過廣播告知,這次的飛行時間是七個小時左右。和第一段飛行基本都是在黑夜中不同的是,第三段飛行都是在白天,加上時差的因素,對於乘坐埃航ET605轉ET506兩段航班的旅客來說,6月9日是極其漫長的一天。
  終於,勝利的彼岸還是抵達了。飛機第三次降落,地點終於是聖保羅機場,這也是我第一次踏上南美大陸的土地。由於同一時間到達的航班不在少數,在入關的十多個窗口前,排了長長的一條。半個多小時的等待,我來到12號窗口,裡面的兩名女性邊檢人員一站一坐,沒有太多對話,就直接在我的簽證上敲下了入關的印章。
  接下來的步驟就是提取行李,對於這點我曾有陰影——2007年前往克羅地亞採訪世乒賽,我托運的行李不知道被托到了哪裡,直到我在薩格勒布住了好幾天才和行李團聚。這次在5號提取口,我很順利地就發現了自己的箱子,但遺憾的是,我的兩名同行的行李全不見蹤影,一名來自杭州的平面媒體,另一名是江西電視臺的小姑娘,她的採訪拍攝器材全部都在托運的行李中,這個意外的悲劇差點把小姑娘弄哭了。不過機場方面許諾,一旦行李有了下落,將儘快送交給這兩名同行。  (原標題:一路向西意外不斷)
創作者介紹

側田

kfoapxkxqr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